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陈雷诉贵州省大方县政府综合执法局案。 鲁抗药业

贵州省,县政府,执法,大方,综合,陈雷诉时间:2021-03-10 23:07:01浏览:11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最高法院判例:行政机关在拆迁决定的期限内,不得作出强制拆迁决定或者实施强制拆迁

网络地图裁判要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和设施需要强制拆除的,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行政机关已决定限期拆除房屋的,应当等待期限届满,当事人对限期拆除房屋的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后,方可强制拆除。强制拆除时,限期拆除决定的起诉期限尚未届满,强制拆除违反法定程序的。

判决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

(2020)最高法行30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雷,男,1974年* * * * *,汉族,贵州省大方县人。

委托代理人:刘春阳,北京明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晓燕,女,1981年* * *,汉族,住贵州省大方县。陈雷的妻子。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政府。地址:贵州省大方县慈善街。

法定代表人:尤劲松,代理县长。

委托代理人:姜立,贵州省大方县拆违办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洋,贵州省大方县司法局副局长。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贵州省大方县行政综合执法局。地址:贵州省大方县社巷大道中段。

法定代表人:陈星,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熊,贵州省大方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梅军,贵州大方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陈雷诉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大方县政府)、贵州省大方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以下简称综合执法局)案。2017年12月27日,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于贵州05年初作出(2017)73号行政判决,驳回陈雷的诉讼请求。陈雷不服上诉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15日作出(2018)钱行健第1062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陈雷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2020年4月21日,法院作出(2019)最高法院审无。9062行政裁决,并将案件移送审判。我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9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再审申请人陈雷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春阳、吴晓燕,大方县政府委托诉讼代理人姜立、张洋,综合执法局委托诉讼代理人熊赵星、梅俊到庭参加诉讼。此案现已审理完毕。

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陈雷主张的房屋位于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红旗组方沙路,共有两栋房屋,即两层钢架房屋(以下简称房屋1)和一层钢架温室(以下简称房屋2)。2011年4月28日,贵州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毕节-大方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黔府函〔2011〕79号),大方县政府发布公告,禁止在规划区内建设。1号房建于2012年,2号房建于2014年,未取得建设用地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2012年10月25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陈雷发出桂芳厅字[2012]第1123号《责令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和桂芳高姿[2012]第1134号《行政处罚通知书》,告知其相应的权利和义务。2012年11月26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对陈雷进行了处罚,并向陈雷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行政处罚决定书》(第1102号)),责令陈雷的住户自行拆除违法建筑,限期后强制拆除。2013年1月11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发出(兴)字[2013]第005号《关于实施行政处罚决定的通知》,责令在10日内履行第1102号行政处罚决定的内容,逾期则强制拆除。

2013年1月22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发布《关于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房规公〔2013〕03号),告知“自本《拆除违法公告》发布之日起三日内,自动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的义务,逾期不拆除的,我局将组织人员依法实施强制拆除”。2017年6月6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下发了字[2017]第7号强制执行决定(以下简称第7号强制执行决定)。2017年6月15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再次发布《关于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2017]第5号,要求陈雷在七日内执行拆除违法建筑。逾期不拆除的,依法组织人员实施强制拆除。

2017年4月17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陈雷发出责令停止违法建设的通知和桂芳高姿[2017]182号《行政处罚事先通知》,告知陈雷相应的权利和义务。2017年4月24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对陈雷进行处罚,并向陈雷下发了2017年第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陈雷自行拆除违法建筑。2017年4月28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发出《(兴)字[2017]第9号《履行行政处罚决定通知书》,责令在三日内履行第22号行政处罚决定规定的义务。逾期不履行义务的,依法强制执行。

2017年6月6日,陈雷拒绝自行拆除违法建筑时,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发布了桂芳公告[2017]4号《关于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并予以提醒。2017年6月15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发布《关于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要求陈雷在七日内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的义务。逾期未拆除的,局方将组织人员依法进行强制拆除。2017年6月24日,大方县政府下发《关于同意授权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一次性强制拆除城市规划区内违法建筑的批复》(房府发〔2017〕81号),同意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依法强制拆除城市规划区内违法建筑。2017年6月30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组织人员依法强制拆除陈雷投诉的两栋建筑。

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首先,1号房建于2012年,2号房建于2014年,均在大方县政府发布禁止在规划区内建设的通知后在规划区内建设,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相关建设审批手续。陈雷建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在城乡规划区内建设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等工程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市、县人民政府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属于违法行为。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停止施工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施工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项目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可以责令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陈雷发出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行政处罚预先通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决定执行提示书。

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陈雷发出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行政处罚预告通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决定书催告书、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公告,告知其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处罚陈雷,但陈雷未提起诉讼或申请行政复议。逾期不拆除的,经催告和公告后,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有权依法强制拆除。此外,强制拆迁已经大方县政府批准,其强制拆迁陈雷房屋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法院决定驳回陈雷的要求。陈雷不服,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根据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陈雷与大方县房屋征收补偿局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获得了征收补偿。协议涉及的房子不是本案涉及的房子。大方县政府发布禁止在规划区内建设的公告后,陈雷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相关建设审批手续,即在规划区内建设涉案房屋违法,涉案房屋为违法建筑。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向陈雷下发相关法律文件,告知陈雷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并进行催办和公告。陈雷对该局的处罚决定未提起诉讼或申请行政复议,涉案房屋未在期限内拆除。经大方县政府同意,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强行拆除了陈雷修建的违章建筑。该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一审判决驳回了陈雷的主张,因此法院决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陈雷申请再审,称:(1)陈雷是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村民,白石村涉案房屋只有一套,故房屋1不应视为违法建筑,否则违反一户一房的基本原则。(二)综合执法局未提交证据证明陈雷的房屋影响城乡规划,必须拆除的。(3)陈雷提交的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可证明1号房建于2006年。根据大方县政府[2017]1号《关于印发大方县棚户区改造工程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的通知(试行)》第四条规定,涉案房屋应为合法建筑。

(4)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未向陈雷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行政决定执行提示书,陈雷未向人民法院上诉请求救济。(5)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在对房屋2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不到6个月拆除房屋,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拆除程序违法。(6)大方县政府授权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拆除城市规划区内的违法建筑,违反法律授权规定的。请求撤销一审、二审行政判决,确认被申请人拆除陈雷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大方县政府答复:(1)陈雷称1号楼建于2006年,不符合客观事实,该楼建于2012年。(2)陈雷擅自在城市规划区内修建1号房、2号房,且这两栋房屋被认定为违法建筑的事实清楚。(3)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查处陈雷违法建设房屋1、2的行政程序合法。(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限届满与否不影响行政行为的执行。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作出责令陈雷拆除房屋2号的行政处罚决定后,无需等待6个月权利救济期届满即可强制执行,强制拆除程序合法。(5)《大方县政府关于同意授权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强制拆除城市规划区内违法建筑的批复》(房府发〔2017〕81号)有法律依据,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综上,一审二审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二审行政判决。

综合执法局答复:(1)陈雷非法建造的房屋1、2用于仓库、商铺出租、修理店等商业功能。,且不用于居住,总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超过400平方米,不符合法律和道理。(2)房屋1、2位于城市规划区内,且建设行为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规定,且无法采取纠正措施予以补救的,有法律依据责令限期拆除。

(3)1号楼建于2012年,2006年建成的为砖混结构旧楼,经补偿已拆除。即使1号楼是2006年建的,也违反了当时城乡规划的法律法规,是违法的。2号房施工有紧急抢修,违法情节严重的。(4)陈雷提交的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村委会陈胜出具的《证明》不包括本案涉及的房屋,该房屋为旧房。此外,“证书”仅用于陈雷办理营业执照,并不是其建筑案所涉建筑物合法性的来源和依据。(5)强制拆迁房屋2无需等到行政复议期或诉讼期届满,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强制拆迁行为不影响陈雷行使上诉权。(6)大方县政府授权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一次性实施强制拆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综上,一审二审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二审行政判决。

本案再审期间,陈雷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 .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深诺。6862号行政裁定,意在证明旧村改造实施方案的批复不具有强制拆迁房屋或者征收宅基地的效力,不能作为认定本案所涉房屋为违法建筑的依据。2.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2450号行政判决书,意在证明未签订补偿协议以“拆迁违法”代替“拆迁”是滥用职权。3.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人民法院申请第7904号行政裁定,意在证明因历史原因形成的无照房屋不应当认定为违法建筑,应当合理补偿。4.2020年8月17日大方县长寿镇万子区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陈雷一家自1999年迁出后,从未在原村居住过,原村没有房屋和宅基地。

5.2 .李于2020年8月17日提供的证言,用以证明1号楼是2006年前后开始修建的。6.2017年4月19日形成的视频资料,意在证明陈雷等人当天前往大方县拆迁办申请对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2017年4月17日作出的强制拆迁公告进行听证,但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未举行听证,程序违法。7.两份征地协议和两份收据,用以证明陈雷通过合法途径取得了转让的土地,本案所涉房屋占用的土地来源合法。8.3 . 2012年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群众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1号楼建于2006年前后,施工过程中需要对危房进行修缮。

综合执法局向我院提交并出示了以下证据:1 .1号房调查时的11张图片(注明图片属性),意在证明图片拍摄时间及1号房建于2012年的事实客观存在。2.大方县公安局制作的《受理案件登记表》、《不予立案通知书》、《询问通知书》和《询问笔录》,意在证明2017年3月16日陈胜出具的《证明》具体指陈雷的砖瓦房。3.2 .大方县白石社区居委会、大方县顺德街道办事处、大方县自然资源局于2020年7月31日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陈雷的1号房和2号房分别建于2012年和2014年,未办理相关建房手续。4.大方县市场监督管理局2020年8月6日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2017年3月16日陈升向陈雷出具的证明未用于申请工商营业执照。

5.根据2020年8月6日综合执法局对刘、、、李忠灿、王春友的调查记录,拟证明的1号房和2号房分别建于2012年和2014年。6.大方县自然资源局《关于326国道旁对应地块土地状况的说明》及10张当地卫星影像,意在证明1号房不是2012年之前建成的,2号房是2014年建成的。7.综合执法局申请证人陈胜出庭作证。陈胜当庭作证,2017年3月,陈雷要求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村委会补办营业执照。根据当时的规定,要求他出示土地和房屋的合法来源以及房屋的建造时间。陈雷向他提供了陈雷所述的土地出让资料及收据、房产证和建筑时间,以便申请工商营业执照。陈雷的建筑占用的土地被转让了,陈雷不是这个村子的承包商。

为查明本案涉案房屋所在地纳入城市规划区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我院要求综合执法局提交相应证据。综合执法局提交以下证据:8。《大方县总体规划说明(修订)》(1997-2015),用以证明该房屋所在地块在2008年前属于城市规划区。根据当时城市规划的相关法律法规,建房需要提交相关手续。9.《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大方县总体规划的批复》(黔府函[2000]396号)旨在证明贵州省人民政府于2000年5月29日批准了大方县总体规划,其中大方镇规划在城市规划区内,陈雷建设违法建筑的地块位于城市规划区内。

经庭审质证,大方县政府和综合执法局认可陈雷出示的证据1-3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不认可其关联性;不承认证据4的关联性,认为该证据可以反映陈雷在原户籍所在地有房屋和宅基地,但房屋倒塌,但不证明陈雷失去宅基地;证据5李证人证言不符合证据形式要求,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证据6的视频数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视频不完整,视频内容不能反映陈雷申请听证的行政行为;反对证据7的合法性和相关性。陈雷不能以个人身份征用土地。从2005年到2006年,陈雷不是大方县大方镇白石村的村民,不应该拥有白石村相应的土地转让权。两份征地协议均为无效协议,与本案无关。无法证明案件涉及的建筑是合法的;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和相关性不被认可。这个证据不符合常识,怀疑会先整理出来再让别人签字,真实性存疑。

陈雷不承认综合执法局出示的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和相关性;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认为笔录不符合法定证据形式要求,证据来源违法,证明内容不一致的;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承认大方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和相关性,该证明可以证明陈雷1号房于2008年建成并投入使用;证据5综合执法局调查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在诉讼过程中收集笔录,证据来源违法;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1号房无法在卫星地图上显示;证据7陈胜的证言真实性不被认可,证人证言不一致;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被认可;证据9的真实性、合法性应予承认,但相关性不予承认。大方县政府对综合执法局出示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无异议。

法院对上述证据证明如下:陈雷提交的证据1-4号与本案无关,不予受理;5号、8号证据中的证人无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不予受理;证据6、7是陈雷无正当理由不一审提交的证据,不予受理。对于综合执法局提交的证据,证据1号是对一审照片拍摄时间的补强,真实、合法、相关,不予受理;证据2-6号是综合执法局在诉讼过程中收集的证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五条,不予受理;证据7号与房屋1、房屋2为违法建筑事实无关,不予受理;证据8号为复印件,缺乏相应的批准文件,无法确认其真实性,不予受理;证据9号是综合执法局提交的补充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应予受理。

经审理,法院认定,除二号房一、二审认定的“2017年6月15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发布《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公告》,要求陈雷在七日内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的义务,逾期不拆除的,由该局依法组织人员实施强制拆除”外,一、二审认定的其余事实属实,并经法院确认。

我院还了解到,2000年5月29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大方县总体规划的批复》(黔府函[2000]396号),其中第二条规定:“县规划区界定为大方镇行政区域,总面积96.8平方公里”。陈雷建造的1号房和2号房位于原大方镇地区(现大方县顺德街地区)。2017年5月19日,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作出《桂芳强执子[2017]6号《强制执行决定》(以下简称6号《强制执行决定》),决定强行拆除陈雷擅自建造的涉案房屋2。

我们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本案涉及的房屋是否为违法建筑。(二)案件涉及的房屋拆迁行政程序是否合法。

(一)涉案房屋是否为违法建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在城乡规划区内建设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等工程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市、县人民政府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本案中,大方县大方镇于2000年划入城市规划区。审判期间,陈雷告诉自己,1号房的建设始于2006年,周围的墙是2012年修建的,屋顶是2012年翻修的。所以应该认为1号房的建设时间会持续到2012年。

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认定1号楼建于2012年,事实清楚。陈雷在2012年和2014年分别在他转让和使用的集体土地上建造了1号房和2号房,未经过任何规划程序,违反了上述法律法规,建造的房屋为违法建筑。陈雷辩称,当地村民当时没有获得建房的相关规划程序,因此建房不违法。我们认为,房屋所在地区的其他村民是否获得了规划手续,与陈雷建造的房屋是否违法无关。陈雷的上述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案件涉及的房屋拆迁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决定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后,当事人逾期不停止建设或者拆除的,建设项目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可以责令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拆除等措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在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行政决定后,在行政机关确定的期限内不履行义务,经催告不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强制执行,并在拆除违法建筑物前予以公告。

本案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1号房、2号房限期拆除,陈雷仍未自行拆除。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分别对涉案房屋1、2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大方县政府责成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强制拆除涉案房屋后,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宣布拆迁并实施强制拆迁,符合前述法律程序。需要指出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现为综合执法局)是作出强制拆迁的行政机关,是本案的合格被告,而大方县政府不是本案的合格被告。一审和二审认定这是错误的,本院予以纠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和设施需要强制拆除的,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本案中,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分别就1号房和2号房对陈雷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应等待陈雷对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期限届满。

1号房,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于2012年11月26日作出1102号行政处罚决定,2017年6月6日作出7号强制执行决定,同年6月30日强制拆迁。陈雷对1102号行政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期限已过,故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强制拆除1号房屋符合上述规定;对2号房屋,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于2017年4月24日向陈雷发出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7年5月19日发出6号强制执行决定书,并于同年6月30日实施强制拆除。强制拆迁时,陈雷起诉第22号行政处罚决定的期限尚未到期,强制拆迁违反了法定程序。鉴于房屋2已被拆除,且强制拆除无可撤销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应当确认强制拆除房屋2违法。

综上所述,陈雷修建的1号房、2号房属于违法建筑,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于2017年6月30日强行拆除了2号房,违反了法定程序。一、二审发现原大方县城乡规划局强制拆除房屋2的程序合法,是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八十九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撤销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第1062号行政判决和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第73号行政判决;

二.确认贵州省大方县综合行政执法局于2017年6月30日强制拆除陈雷于2014年修建的房屋(2号房)的行政行为违法。

第三,拒绝陈雷的其他主张。

一审和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分别由陈雷和大方县综合行政执法局承担。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主审法官王海峰

杨军法官

乐敏法官

2020年10月16日

助理法官陈晖

职员王逸云


以上就是陈雷诉贵州省大方县政府综合执法局案。鲁抗药业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健昌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